北京女子手球队无缘4强 教练开赛前便知不会赢

偌大的鞍山体育中心手球馆,只有百十名观众。北京女队和上海队的这场小组赛,助威声多来自两队的替补席,掌声稀疏且单调。21比24,输球的北京队无缘4强。与输球相比,赛场内外的事情让北京队主教练石伟更为难受,“就觉得挺冤的,”石伟对两名外籍主裁的判罚很不满意,她说赛前就知道这场球不会让北京队赢。而谈及弟子们不到3000元的月薪,石伟更是语塞流泪,“我真的为她们不平!”

21比24,球队落败后,石伟脸上并没太多失望。看到混采区等待的记者,她笑着跑步过来。“赛前我就知道这场球不会让我们赢,”石伟对两名罗马尼亚籍主裁的判罚有些不满,但鉴于北京橄榄球队之前的事件,她对裁判的不满只能止于牢骚。

“前天(9月3日对阵江苏)上来先给我一主力弄三个2分钟(被罚出场2分钟),然后总吹我们踩线。今天我特意派了一个队员去底线那儿看着,压根没踩线,结果还吹我踩线,我还怎么攻呀。”

石伟的这种情绪从之前的预选赛就开始了,“包括中心,各省市都在说北京队进不了决赛,没人支持我们这支队伍,我觉得我的队员特别可怜。”石伟说很感激这些孩子,凭一口气从预赛打到现在。

打上海之前,石伟知道这场球很难,“赛前我就知道这场球不会让我们赢,没有人给我们做工作。有人都说了,凭什么你北京就能赢其他队?”比赛结果,石伟没有异议,如今的北京队没了全运四冠王的霸气,打上海队也不再像前些年有把握了,“但我们输球不能输人,我打的是士气。”

其实北京队也曾有过机会,上海队下半场被连罚下两人,北京队没能把握住这宝贵的两分钟,反而在最后阶段被对手打进一球。“我还是年轻,尤其是指挥方面,像裁判吹我们踩线的问题,我应该及时拿出应对方案。”石伟说。

石伟带了16名队员来鞍山,但只有栾征一人参加过上届全运会。“没有人呐。”石伟很无奈,现在二队都很难完整组建起来。整个北京,线人,没了后备,再谈当下已无意义。

“想当初,手球在北京可是优势项目,我打的时候,从1984年入队,北京女手一直有着优良传统。”全运会上,北京队曾拿下4届冠军,但从2005年开始,一年不如一年。

“2001年开始,就我们这帮老队员在打,那会儿我还在当队员呢。打了4届全运会后,我们快30岁的时候,问题慢慢就出来了,后备跟不上了,已经开始断层了。”石伟称从2009年开始便很难再找到小队员了,“三大球都很难招,像我们这种小球项目就更难了。”

于是,目光不得不转向别的省市,即便这样,也都是挑别人选剩下的,留给北京队的好苗子并不多。没有完整的架构和梯队,就谈不上队伍的建设和改进。场边一名观战的老教练看了半场球直摇头,“北京队没跟上世界手球的大潮流呀,理念没有,速度也没有。”

问及北京现在有多少女子练手球时,石伟先是说100人,随后改口说50人左右,“100人我是往多里说的,算上了育才小学,那里有小球手。线人都不到,这还包括一些使馆的老外。”

没有完善梯队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女手姑娘们的收入太低。如果没有全运会,很多人都不会去关注这支队伍。石伟说一直为这帮姑娘抱不平,主力队员的月薪不及3000元,这让一个姑娘怎么去生活?

谈及收入,石伟连说“确实很低,确实很低。”在记者的追问下,她才多透露了一些,“我的父母,包括我的爱人,都在机场工作。我不说别人,就我挣的钱,还没我母亲、我公公的退休金多。”

至于队员的收入,完全是死工资。石伟拿老队员栾征为例,一个月收入不到三千,“还有别的补贴什么的吗?”“没有,没有了。”而在昨天错失了争牌机会后,姑娘们也丢掉了一次绝佳的赚取补贴的机会。

“一个女孩子,快30岁了,一个月就拿这么点钱,以后怎么办?”石伟为队员们的出路着急,也为她们找对象着急,“我真的为她们不平!”

当下,手球项目很难职业化,很多事情只能靠政府来解决。目前,上海、天津队都出台政策,若打进全国前三,市里都给安排退役后的工作。石伟很希望这些政策也能落到自己队员身上,“如果这样,咱们这帮运动员肯定会更加努力。”

此外,石伟希望手球能走进校园,“手球真的很好看,在欧洲特别流行。”石伟说如果手球能推广起来的话,队员们的出路也会更好一些,最起码可以进小学当个体育老师了。

北京女子手球队成立于1973年,曾为中国手球界霸主,先后四次夺得全运会冠军,其中1993年、1997年、2001年全运会实现“三连冠”。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