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兹牧师在美国的成功:上帝的工作将要开始于美国

爱德华兹牧师在美国获得巨大成功,主要原因并不是他描绘的更加仁慈的世界末日,也不是他经过深思熟虑的渊博学识——在他之前的著名美国牧师也都是知识分子。爱德华兹虽然被认为是最后的清教徒,他仍然是安妮·哈钦森式的人物,一个神秘主义先知,不仅执迷于《圣经》,还痴迷于完全主观、幻象丛生的神圣体验。 尽管爱德华兹本人低调而清醒,他却总能让自己的追随者疯狂,而他最终成了我们后来所说的“大觉醒运动”(Great Awakening)的关键人物。

距第一批清教徒的到来已经过去了五代人,宗教狂热已经渐渐平息。美国人仍旧读《圣经》、去教堂,但之前那沸腾的宗教热情变得不温不火。爱德华兹牧师意识到,他可以把温水加热,鞭策新英格兰人进入狂喜和迷幻的状态——他和他的追随者把这种状态作为上帝存在的奇迹证明。 孩子们尤其受到影响。“大觉醒运动”始于美国历史上的第一次“青年震荡”(youthquake)。

在马萨诸塞的北安普敦(Northampton),30岁的爱德华兹牧师“在我们的年轻人身上……看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可塑性”,他看到,“这种特质几乎像一道闪电照亮了年轻人的心”,继而“扩展到各个年龄各种背景的人群……除了宗教之外,鲜有其他话题能够引起不同人群的共鸣。人们的心灵奇妙地脱离了现世”。 更多的传道人使更多的教会会众觉醒。

听众不仅仅是宣誓停止犯罪、坚固信仰。他们也不仅仅是阅读并讨论《圣经》和讲道内容。在教会礼拜的进行过程中,平时受人尊敬的人们感受到了圣灵,进而表现出一些“宗教情感”——哀叹、抽泣、尖叫、抽搐、晕厥。 爱德华兹牧师这位耶鲁的高才生对这样的“身体反应”持矛盾态度,就像50年前猎巫时期哈佛的马瑟父子对“灵异证据”持矛盾态度一样。但爱德华兹确信,很多尖叫和抽搐确实是一种超自然临在的“标志性印记”,或许是上帝在摇动并抽打一个罪人,以此使他或她见识到光明,又或许是撒旦在激烈地反抗上帝的拥抱。

不论解释如何,这都是通往救恩道路上令人兴奋的新气象。 一根筋的美国人想要证据。这些身体反应看上去就像证据。在这样一个围绕个人主义理念逐渐成形的国度,其民众的情感表现力已经名声在外,这样一种极富戏剧性、个人至上的灵性经历来得正是时候。 在爱德华兹看来,群众突然的疯狂也是更广泛的超自然力量的体现。“这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他写道,“圣灵的这种卓越奇妙的工作,可能正是《圣经》中常常预言的上帝荣耀圣工的开端,或者至少是序曲。”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上帝那遥远但确凿的最后一幕的序曲。“很多迹象表明,上帝的工作将要开始于美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