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3》漫威迷不能承受之痛

《钢铁侠3》对于电影来说,影迷的心态与影迷完全不同。出于对原著漫画的深入理解,影迷们总是希望改编后的电影能或多或少地被原著漫画的情节和人物所取代,这就是所谓的“蛋”。寻找鸡蛋已经成为每个影迷喜欢看的电影的本能。台词背后的隐喻,镜头角落里的秘密,字幕后的出现,都能让影迷在看电影的过程中欣喜若狂。由于“蛋”的映射,代表了漫画的世界观,《霹雳双簧管》中的绿巨人蛋和《绿巨人》中的铁人蛋,这一循环的背后其实是世界观的高度统一和角色关系的完全确立。从一个鸡蛋到感受到无限的多维联系,从一个鸡蛋到共鸣的嘲讽意义,从一个鸡蛋到期待下一个英雄的崛起。由此可见,长影迷对电影有着非常明确的要求,即必须有喜剧元素来弥补商业电影的视觉疲劳。毕竟,漫画比电影更大胆,更注重核心。

然而,主流电影总是受到成本和观众的限制,无法完全还原漫画。对这种方式有着深刻理解的影迷们也明白,商业电影是给公众看的,只是要求电影方面不要对原作做大的改动。长期以来,电影方面也一直遵循“原地不动”的原则。英雄背景与原著大致相似,角色关系与原著大致相同,角色与原著基本相同。直到《钢铁侠3》诞生,通知中的承诺一个接一个地被打破,原创漫画断章取义的原则彻底被打破。他还拼凑了几个名不见经传的恶棍,即使牺牲了一个有名的恶棍的名声和能力,也能站稳脚跟。《成年男人》、《目标》、《绝望的转型》、《钢铁的爱国者》这四部电影可以在查看详细内容和许多噱头让位于主打电影中的“人机冲突”主题,使《钢铁侠3》成为一部值得影迷和向影迷道歉的电影。

《钢铁侠3》改编自著名的沃伦·埃利斯的《极限》。在最初的作品中,吉佩尔扮演的基里安博士是负责“绝望病毒”的主要负责人。他和丽贝卡·霍尔(Rebecca hall)饰演的玛雅·汉森(Maya Hansen)共同完成了“绝望病毒”的研发,这是一种生物电技术。一旦注入人体,大脑将把人体当作一个巨大的“伤口”来自我愈合,直到绝望的病毒完全取代人类系统的统一,也就是创造一个更好的身体(这就是为什么《钢铁3》中已经灭绝的病毒可以治愈残疾),相当于一种超级士兵血清。然而,由于财政问题,玛雅·汉森和基里安将病毒卖给了。顺便说一下,他们测试了这种绝望的病毒有多厉害。梅隆在被绝望改变后,突然离开机场,用鲜血清洗机场,将铁人打死。

喷火很随意,但这不是基里安式的。是。没有钢铁三中出现在生命的关键时刻,托尼让玛雅·汉森给他注射绝望的病毒,以保护他的生命。正是因为植入了“绝望病毒”,铁人彻底摆脱了复杂的机械手臂和漫长的转化过程,就连托尼的身体也具备了一定的超能力“绝望病毒”可以说是完全意识到了神经与机器盔甲之间的联系。植入手臂的芯片可以发送信号,瞬间完成外骨骼的传输和组装。此外,这种转化还增强了斯塔克身体的治愈能力。他可以单独穿着钢铁侠的内裤和金刚狼作战。他还可以远程连接全球的外部通信系统,甚至卫星、手机和电脑。由于魔兽的控制系统直接与斯塔克的神经系统联系在一起,魔兽的反应速度大大提高。之后,托尼设计了一个模块化的防弹边缘,包括铁人内裤和外骨骼的纳米制造。装甲没有一路飞行完成装配,而是直接覆盖全身。

在如此巨大的发展空间下,让完全纳米盲刃甲的终结只是虚伪以上是原漫画书的全部内容。在那之后,托尼因为绝望的处境而精神崩溃。他太黑了,甚至被当作追捕。既然是改编自绝望处境的转变,我就从绝望处境的话题开始。影片中对绝境病毒的解释非常详细,甚至制作了基连的脑全息图来解释其工作原理。不幸的是,绝境病毒并没有在钢铁侠身上使用。在预告片中,mk42原本是《绝望的盔甲》,不过是电影中的一个雏形,只是次品而已。令无数歌迷感到困顿的是,好人不是真人,而真人是基里安转型后的绝境。我以为在文章的结尾,终于有一个真正的恶棍和托尼打架了。谁知道,这只是一个酱油人物在漫画中出现两页后自杀。发黑前后同样地,基利安与aim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玛雅汉森与普罗米修斯也没有关系。许多年前,在科学家聚会的漫画中也提到了托尼和玛雅。在绝望转型事件的后期,玛雅·汉森和托尼合作,找出了出逃战斗盔甲背后的真正杀手——尹森的儿子(没错,尹森是《钢铁侠》中救托尼的老人)。熊男孩在电影院看了老男孩,控制了战斗装甲暗杀的目标!事发后,托尼和玛雅·汉森一直保持着恋情,直到意大利继续与她发展病毒。影片中的玛雅·汉森无疑是一个纠结的角色,托尼的暧昧关系也在影片中得以展现。是酱油。(注:格培尔和丽贝卡·霍尔都是他们最喜欢的演员。前者被第十放映厅评为最没有野心的电影导演,而丽贝卡·霍尔则属于那种看起来越来越有趣的英国美女。)

考虑到她和曼达的关系,这个角色如果被保留下来,会导致很多情节更重要的是,基连的两位元帅,艾伦·布兰特和埃里克·萨文,甚至都不是漫画中的三级恶棍。我不知道他们想用酱油做什么。没有固定的对手,两人的典故也不多,与重大赛事无关。艾伦·布兰特是一个男子汉,一个有魔力的沼泽怪兽,加入了诺曼·奥斯本的雷霆队,治愈了被狼獾之子严惩的男人的妻子。她曾经是aim的成员。她把丈夫变成一个“类人的身体”后,遭到了后者的报复。她的脸几乎毁容,这就是她在电影中的造型来源。似乎埃伦·布兰特还没有完全被病毒治愈埃里克萨文是一个机械改革者-冷血。他原来是陆军上校。他目睹老板叛国后被敌人杀死。他死后被改造成机器人,抹去了所有的记忆。他在内战期间加入了秘密复仇者的行列,这与目的无关。而影片中的埃里克显然不是机械雇佣兵,而是一个连制服都没有的手拉手角色。

一直不喜欢钢3机甲战斗中翻拍人的设置在瞄准方面,《钢铁3》更是胡说八道。停电前没有基里安,在电梯先进理念力学中说它的全名是对的。该组织还致力于尖端技术研究。这是斯特拉克男爵的“九头蛇”组织“红骷髅”的一个分支,隶属于九头蛇的超级武器研发部门,与基里安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的领导是m.o.d.o.k.,这是复仇者的宿敌aim的大脑开发出来的一种剩余产品,它的头部是普通人的6倍多,而aim的员工则穿着统一的黄色养蜂人服装,这一点很容易辨认。最伟大的目标发明是宇宙魔方,它可以修改宇宙射线,实现宇宙的所有愿望。它能吓坏整个宇宙。这么大的一个组织,steel 3只是借用了一个名字,Kenda由于题材的限制,《钢铁3》中的托尼在a战中的时间很少,而mk42经常出故障,质量也不够,所以《钢铁3》制作了很多钢铁大军来做噱头,这也是影片中唯一的噱头。可惜影迷不买账,因为除了一套“银百夫长”和一套漫画中真实的“银百夫长”,其余都是没有来源的电影版设计,影迷对他们的感情自然不深,而《钢铁侠》穿上《银色百夫长》这两部电影可以在查看详细内容,那一刻可以说是整部电影唯一能让影迷们感觉像鸟一样的时刻。看来“反豪克”戈尔的“伊”顶多是个举重高手。

银色百夫长盔甲几乎可以抵抗任何形式的人身攻击,主要用于对抗铁霸王(铁人中的恶棍)和成年男子。除了保持超能量输出外,装甲还利用太阳能充电。在电影中,“这是为我定制的”足以显示银百夫长的地位。更让人不寒而栗的是,“铁爱国者”一枪都没开,基里安也严重地摸了摸肚子。你让“前妻”出来卖萌没关系。但也许最沮丧的是诺曼奥斯本。我把衣服都脱了。你能给我看看这个吗?我对此不满意。我怎么敢把密码设为“战争机器碉堡”?当我创造黑暗复仇者的时候,我没想到今天。。

最后,如果前面都是调情的粉丝,那就交给曼达吧,大桥上全是瞬间失败者,真是让人大吃一惊。铁人就是因为男人而诞生的!虽然我觉得每次看预告片时看到他和钢铁侠正面冲突并不令人厌烦,但我真的没想到那个能举手杀死钢铁侠的人会是一个喜欢两面飞,走不好路的英国演员。更重要的是,我不能接受的是,他甚至做了一个两页的阿娇木偶。布告中主宰一切的画外音,满是神秘符文的十诫,龙袍和遮天蔽日的造型,原来只是剧中的戏,层次分明!宣传员费了这么大的劲才用这个通知误导了听众。他没有提到任何一本男人的大书和专著,也没有提到基里安。即使在海报上,他也刻意强调两人的位置有很大的不同(龙袍和西装是直的)。当我终于意识到人是一个存在多于本质的笑话时,我失去了看电影的能力。同时,我觉得他写了这样一个笑话所有的通知都是徒劳的。别以为基里安是真人。即使他喜欢赤手空拳地和铁人搏斗,即使他在电影结尾对自己的死有悬念,《铁人3》三部曲也结束了。恐怕不能及时得救的人永远也救不了。。以下是一些土曹球迷抱怨。这篇文章是献给将要死去的人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