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电影中9个出色的安静角色场景

漫威电影是根据漫画改编的,虽然有时候做的改动会比较大,但片中也会有许多直接复刻漫画的经典镜头。其特色是,强大的个人做出了凡人无法执行的服务行为,比如蜘蛛侠从摩天大楼上飞来救下坠落的纽约人,金刚狼狂暴地穿越森林,以保护一群儿童突变体免受猎人尾巴的袭击。

有时候一个安静的时刻,可以让观众从中了解角色是如何体验周围的世界,对死亡或对自己做出反应的,从而使观众最终与他们产生联系。在轰炸性的动作之间是情感中心,以下是关于漫威电影中9个出色的安静场景。

《蜘蛛侠3》不幸落入了“厨房厨师太多”的陷阱,即便如此,导演萨姆雷米还是成功地结束了他对这位受欢迎的蒙面英雄的拍摄。将寄生共生体的主题与彼得的骄傲相结合,最终将三部曲的责任信息带入了一个完整的圈子,这一点在其最终场景中显而易见。在电影的高潮结束后,雷米切换到一个低调的餐厅,玛丽·简和彼得和解并共舞。这不仅仅是影片中事件的高潮,也是两个角色所经历的情感之旅的高潮。《蜘蛛侠3》可能不是每个影迷想要的,但它提供了角色应有的结局。

在这里,复仇者们第一次有机会一起呆在一个房间里,可想而知接下来的对话是混乱的。随着对话变得越来越紧张,韦登把场景颠倒了过来,展示了洛基正在他们身上玩的心理游戏。布鲁斯宣称,复仇者联盟是一颗“定时炸弹”,因为他们继续对动机和指责进行对抗,最终布鲁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挥舞洛基的权杖,而整个联盟都惊恐地盯着他。

瑞米的《蜘蛛侠2》在2004年上映,仅比上一部电影晚了两年。《蜘蛛侠2》将充满矛盾的主人公彼得·帕克带进了影片中,这使他与自己的命运更加矛盾。尽管他的初衷是为了履行自己的承诺,承担巨大的责任,但他发现自己无法在成为蜘蛛侠的同时,维持自己的生活和人际关系。牺牲更大的个人幸福责任的冲突,是观众可以理解的,这就是彼得在放弃做蜘蛛侠时所做的。然而,让梅姨来提醒彼得他的真正重要性,并分享她相信“我们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英雄”。

马克·韦伯2012年的《蜘蛛侠》翻拍获得的评价褒奖不一,但它真正出色的地方之一是彼得和格温·史黛西之间的小片段。安德鲁·加菲尔德和艾玛·斯通的表演非常精彩,最引人注目的是彼得在与蜥蜴搏斗时,被打得鲜血淋漓爬进了格温的房间。格温治疗彼得的伤口,但表达了对彼得的双重生活对她意味着什么的关心。她的一生都在恐惧中度过,每次她的父亲去上班时,她都害怕失去他,而且她不希望和彼得一样。彼得承认了她的挣扎,但也承认了自己把康纳斯博士变成蜥蜴的罪行。这个场景展示了两个角色似乎都觉得他们的关系注定会变成悲剧。

在这部广受好评的《告别休·杰克曼的金刚狼》中,洛根成为了劳拉的父亲,劳拉是一个拥有与他相似能力的克隆人。在影片的整个过程中,洛根学会了爱劳拉,尽管爱往往是他最害怕的东西,因为他的许多亲人已经去世了。洛根知道他的最后行动将导致他的死亡,因此他牺牲了自己的身体,以确保劳拉和其他变异儿童能够安全地继续生活。洛根在弥留之际握住劳拉的手,告诉她不要成为他们让她成为的人。洛根终于感受到了真爱和死亡,劳拉在洛根死后含泪叫他“爸爸”。

迈克尔·基顿在蜘蛛侠:英雄归来中饰演的阿德里安·图梅斯,无疑改变了漫威宇宙“无聊的坏蛋”的形象。基顿不依赖技术或服装,他最有效的方式是简单地表演他所居住的邪恶角色。这一点在阿德里安、莉兹和彼得之间的场景中尤为明显。艾德里安开车带他们去参加学校的舞会,同时审问彼得并推断他的另一个自我。到达后,他要求莉斯不要打扰他,告诉彼得他知道自己是谁,虽然他很感激彼得在华盛顿救了莉斯,但如果彼得再插手的话,他就会杀了彼得。另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措施是,他指示彼得要感谢他。

x战警长期以来一直是公民权利和平等的象征;因此,《x战警2》中冰人出现在他的家人面前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个场景准确地描绘了家庭对LGBTQ 家庭成员可能出现的不同反应:恐惧,矛盾,困惑和拒绝。鲍比的母亲告诉他,他们仍然爱着他,而他的父亲说,他们只是认为鲍比是有天赋的。尽管鲍比表示不应该担心他的突变,但他的兄弟却跑出房间去报警。

故事发生在动作节奏之间,已故的复仇者归来是漫威宇宙中最精彩的时刻之一。在史蒂夫、托尔和托尼几乎被灭霸杀死后,史蒂夫从他的耳机里听到了一个神秘的声音。尽管起初听不清,但他很快听到山姆大声而清晰地宣布:“在你的左边。”

这景色的美就在于它的微妙。史蒂夫试图理解发生了什么,因为观众们窥见他身后打开了一扇门。音乐突然停止,史蒂夫难以置信地看着灭霸的死难者一个接一个地慢慢返回。当黑豹从传送门出现并承认Cap时,音乐开始上升。

《x战警:第一战》为这部长时间上映的系列电影开辟了新天地,将故事追溯到Charles Xavier和Erik Lehnscherr等角色的诞生之初。尤其是埃里克和查尔斯的友谊,形成了故事的情感核心,当查尔斯知道别人如何滥用埃里克的能力时,他是如何拥抱和爱护他受过创伤的朋友。在训练期间,查尔斯解释说,埃里克的力量介于愤怒和平静之间,并要求进入埃里克的思想,找到埃里克及其母亲的幸福形象。埃里克泪流满面地说,他不知道那段记忆还在。带着重获的信心,埃里克成功地移动了他以前无法移动的巨大卫星天线,他为查尔斯的帮助而笑得流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