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事件暴露了盎撒霸权的战略漏洞

如今的热点是,乌克兰事件。这之前,30年前的热点,是苏东剧变。庞大的苏联轰然倒地,连带着华约组织瞬间解体。十几亿人民蒙受了“战败”之耻辱。其经济政治全部陷入低谷。盎撒人以为自己就是冷战的最终胜利者,毫不顾忌地以胜利者自居。贪天之功,以胜利者的姿态到处演讲,到处作报告,推销皿煮自游,广泛建立NGO组织,推动各种,几乎一统江湖,满脸踌躇满志的样子。

当然了,盎撒人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也没有忘记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前苏联。于是,盖达尔粉墨登场。于是,休克疗法隆重推出。于是,华约解体,各国纷纷加入北约组织。于是,苏联解体,分家的弟兄也纷纷加入北约组织。但是,问题出来了,俄罗斯怎么办?

马克思教导我们,解决问题要抓住主要矛盾,华约解体了,苏联解体了,俄罗斯还在呀,主要矛盾是俄罗斯呀!可惜,盎撒人不学习马列主义,更不信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位列主要矛盾的俄罗斯怎么办?盎撒人的办法简单极了,粗暴极了,那就是继续极限压缩,直至其“灭亡”。

二战后,战胜国对战败国执行了肢解政策,但那是战场上用鲜血换来的。这一次,冷战的结果,是超现实的,是意外,或许是偶然,因为,这是千年不遇的政治人物做出来的千年不遇的政治失误。一切都是太突然了,盎撒人没有长远战略构想,他们像做空金融一样,面对俄罗斯。

既然可以“做空”苏联,当然可以继续“做空”俄罗斯。一切顺理成章!自己人都做空,何况俄罗斯。做空做顺手了,1992年索罗斯做空英镑,迫使英国退出欧洲汇率机制,直接损失逾33亿英镑,经济遭遇重创,而他却获利至少10亿英镑。当然了,金融做空,与政治“做空”不同。但是,还真没有好词替换,这个“做空”相当感性。

复盘三十年前,苏联苟延残喘;可是,美国也是命悬一线。时间线年,美国通过广场协议吸血德国日本,但是,1987年还是遇到危机。吸血续命只是缓解一时。可是,苏联没有挺住,1990年代,率先崩了。事情一目了然,双方苟延残喘地苟着的时间段是一致的!!是盎撒人偶然间捡个大便宜。事出突然,盎撒人来不及构建战略,或者,根本不需要战略构想,本就是吸血续命的掠夺本性使然。

俄罗斯人本来是抱着虔诚的崇拜的心态,要求加入北约,加入籽油皿煮体系的,落花有意,奈何流水无情。盎撒人骨子里一次性掠夺的吸血续命的本性,对待跪在脚下的顶礼膜拜者,只会歧视,打压,吸血!1970年代对拉美如此。1997年代对东亚如此。苏东事件三十年来,对俄罗斯一贯如此!

昂撒人心里清楚,地球是贫瘠的,养不了更多的富人!所以,这世界只能是盎撒人富贵,就可以了。多则无益,世界养不了那么多的富裕人口。盎撒人自己都过得战战兢兢,你没看见经济危机周期性爆发吗!所以,只有你们供养这我们,才行!

这些足以证明,这一次,乌克兰事件,不是“反战”问题,不是盎撒人挤压俄国人的问题,是山巅之国没有领导全世界的战略,没有领导全人类的构想!盎撒人的血液里流淌着维京海盗的基因,盎撒人的骨子里藏着东征十字军战士的狂热,他们掌握着话事人的话语权,却不愿意领导世界向前发展,他们一次次做空世界,只是为了,获取眼前利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